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七月十五(5)

刚好年假还没休过,温灵玉打算二十八号做完再请假回家一趟,这两天简直是度日如年,还好也都过去了。二十八号晚温灵玉坐上了长途客车,估计要到二十九号早上八九点才到。她打了个电话回家好让人到车站接她,这才安心入睡,一路颠簸,有段路因为没修好,坑坑洼洼的,颠得人难受,也不知是第几次经过这里了,竟感觉有些怀念。
这时候了,红毓应该到家了吧?
八点五十分抵达车站,来接她的人是开出租车的爸爸,有时还会给人送货拉货,车子挺久的了,不过有经常保养,速度方面还过得去。
“最近生意还好吗爸?”温灵玉坐进副驾后问道。
“不景气呀,越来越难做啰……”说着便是无奈地叹气。
温父没问她这时候回家做什么,女儿嘛!她开心就好,回家休息几天也不错,他不会将她逼得太急,大部分时间是放纵着的。
温灵玉降下车窗,望向阴沉沉的天空,要下雨了。果然有几滴毛毛细雨落到了她的手背上,等他们到家估计会下大雨,这使得她的心情愈加阴郁了。
不出所料,温灵玉到家门口雨便下大了,大雨倾盆而下,她暂时是不能出门了,路上没几个行人,他们都急匆匆地返家了,比较倒霉的淋了一身,温灵玉透过房间的窗口将小巷发生的事尽收眼底,只期盼着雨快些停,她想到红毓家看看。
正午,温母喊她去吃饭,温灵玉吃了几口就没胃口了,明明是久违了的家乡菜,温母怕她把肠胃搞坏,给她煮了点小米粥送房间里去并嘱咐她一定要吃下去,温灵玉勉强笑笑,含糊着答应,她的注意力完全放在远处的沈红毓家了。
雨下到了半夜都没停过,温灵玉有点怕会不会就这样一直下下去,阻碍她去红毓那里。“怎么办……”温灵玉焦躁地在房内转圈,与她一屋的妹妹早就开学返校了,倒也不怕吵到谁。
温灵玉苦等不到放晴,现在夜都深了,只能等明天再说了。她开始整理行李,因为只是回来待几天就走,所以没带多少东西,也就一些衣服和日用品,还有点小零食在车上果腹用的。
拿了睡衣出来要去冲个凉就睡了,谁知有个东西从衣服间掉了出来,温灵玉定睛一看,是那块灵位,又出现了,这究竟是她的幻觉还是她在做梦?这一切都诡异得可怕,温灵玉拿起灵位确认所刻之名,害怕得开始发抖,克制不住地想去质问妈妈这是怎么回事!她真的这么做了,拿着灵位到温母面前,“这是什么?”
温母明显吓了一跳,瞳孔骤然放大,支支吾吾的组织语言,“这……你怎么会有这个的……”
看温母这反应温灵玉就知道这其中必要隐情,妈妈对她隐瞒了什么,而这个真相必然是她无法接受的。
“你别问哪来的,我只想知道真相。”
温母看她坚定的眼神便知道不得不说了。只听她说沈红毓去年年底就去世了,他们家给她安排了相亲,沈红毓并不想同意,可最后还是迫于无奈,本该在年底出嫁的她却突然发病死了,外面是这么说,可真相是沈红毓自杀了,说她是生病去世不过是为了面子,他们丢不起这个人,聘都下了,人却没了,他们还能怎样。说到这温母已有点语无伦次,“前几天红毓的灵位突然不见了,我们都挺奇怪的,没想到会在你这里……”
温灵玉是气愤的,温母居然对她隐瞒了这么久,阻止她回家过年也是因为怕事情败露,温母知道她们感情很好,所以必定会不停地追问,知道红毓已故必然会严重打击她,影响肯定很大,温母嫌麻烦才选择了隐瞒。
“您别管怎么会在我这,我要出去一趟。”温灵玉想任性这么一次,她第一次情绪失控,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。温灵玉不等温母再说话,拿着折叠伞就出门了。
温母阻止不了她,在后面喊道:“雨这么大你要去哪?”
温灵玉没管后面温母叫喊的声音,趟着淹过脚踝的水往沈红毓家的方向走,她知道这很冲动,但还是做了。沈红毓家那边地势较低,水都淹到她的腰部了,天黑看不清路,寸步难行,现在回头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向前,她捏紧手中的灵位,折叠伞打不打也没什么区别。她有点夜盲症,看得不是很清楚,更别说脚下了,一脚迈进一个深坑,整个人直接栽进水里,不会游泳的她只能胡乱地抓,雨水灌入口鼻,难受地差点失去意识,还好有人拉住了她的手,那手是熟悉的冰冷。那人将她从水里拉出,温灵玉剧烈地咳嗽,脑子嗡嗡地疼,全身上下都湿透了,右手还紧紧地抓着灵位,她低着头忍不住的想哭,说出的话都带上了哭腔:“谢谢……”
“回去吧,再待下去你会被淹死的。”
是沈红毓的声音,温灵玉抬头看着面前这人,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油然而生,甚至觉得现在淹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“那你会和我回去吗?”温灵玉反抓住她,妄图把人留下。
沈红毓笑了笑,挣脱她的手并向后退了几步,“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?我回不去,而且没时间了,今晚是最后期限。”
“我说我不同意!为什么要自杀啊!就不能再等我一下下吗?我可以带你走啊!”温灵玉对她大吼着,明明沈红毓没有错。
“因为……我,爱你啊!要是我结婚了,你还会像现在一样喜欢我吗?我不敢想,我怕,所以我逃了……”沈红毓说到最后竟哭了,“其实我不该去见你的,可我还是想见你最后一面,现在我满足了。灵玉,听话,回家吧。”
“你还真狠心,把我一个人留在世上,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幸福吗!?”
“时间会改变一切的,感情也会变淡。”沈红毓劝她回头,她不值得她吊死在她这棵树上。
温灵玉一直泡在水里已经有点体力不支了,摇摇欲坠强撑着,四周没有一个人,这条小路到晚上基本不会有人经过,更何况是这种暴雨天,雨势渐大,二人还胶着着,温灵玉实在站不住了,眼看就要重新栽进水里,沈红毓不管她的话,她必死无疑,这样不是很好吗?温灵玉可以下去陪她,但沈红毓不想,她想她能幸福,想让她活下去。
沈红毓把人背到水淹不到的,临走前吻了吻她的额头,这样就够了,“永别了,我的爱。”

温灵玉清醒过来只觉得头痛,她在家里,衣服被换掉了,下床才知道家里进水了,外面一片汪洋,是水灾。她看到邻里在自救,还有人在等待救援,她大概是被谁救了吧,想死还真没那么容易。一夜过去,她永远地失去了沈红毓,她不会再回来了。
温灵玉开始放声大哭,声嘶力竭地快把泪都流尽了,没有谁过来安慰她,其他人都自身难保了,又怎么会知道她经历了什么。这天之后温灵玉变得沉默寡言,等水退了,放晴了,她便启程回到城里,家乡,是不会再回去了,那里已经没有等她回去的人,陪着她的只剩那简朴的灵位。

gl  
评论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