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曲昭

画不出小奈布的百分之一可爱(っ´;ω;`с )好喜欢弹簧手皮肤啊!!!!!

无果(gl)

这次的小考又搞砸了,回家一定没好果子吃,唉……我要是能像班长那么优秀就好了,那已经是才女了吧!画画也那么好看,好羡慕……
我把课本竖起来假装看书,其实是为了偷偷地看班长,这样做已经一年多了,完全没被发现过,果然我的存在感太低了。
班长叫白鹭芸,名字是很好听,但我还是喜欢叫她班长。我们从初一就同班,到现在高二还是同班,这应该是某种缘分吧!不过她估计不认识我,我开始注意她是初二的时候,后知后觉地才知道我对她的喜欢并不仅仅是崇拜……
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注意到我呢?
我贪婪地多看了几眼斜上角与其他同学闲聊的班长,就因为太过自信地觉得不会被发现才会被抓个正着。
视线,对上了。
她对我笑了,我呆呆地沉迷于...

雪人【完】

“导师,导师!”少女唤着走神的诺依斯提醒他上课的时间到了,诺依斯恍惚几秒才拿上教材与少女一道向教室走去。
“导师最近常发呆呢,是在想什么事吗?精神也不是很好。”少女担心地抬头望向诺依斯,诺依斯什么也没说,只是笔直地向前迈进,离教室越来越近,少女感觉她应该不会得到回覆了,没想到他开口了,就在教室门前停住,不带任何感情道:“在想他。”随即微笑着推门而入,教室里很安静,他们都是很乖的学生。少女是第一次看到诺依斯导师面若寒霜的样子,他没想到导师的面部表情可以调整的这么快,刚刚说话时还那么冰冷,推门进教室却可以笑得如此温柔,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导师?想他?他是谁?
这是诺依斯在学院的最后一堂课,上完他就会不带...

雪人

“特洛亚的人们死亡就会变成尘埃,这很重要!考试会考,所以大家要懂得保护好自己。”导师在讲台上严肃地讲解着书上的知识,抬眼看到最后排的窃窃私语的两人,拿着细竹枝敲桌道:“刻络!诺依斯!我知道你们两个是天才,在我的课堂上你们觉得无聊可以睡觉,私下议论这种事我不希望看到第二次!”说完双手大力拍向桌面,拍击声大得学生都懵懵地面面相觑,被唤作诺依斯的少年微笑着举起手,温和道:“导师,您的假发歪了。”导师当即气得吹胡子瞪眼,连假发都好像要因为他的怒气沸腾飞起了。刻络一手在课桌下对他比了个大拇指,随后便趴下偷笑。导师看着教室里交头接耳的学生,一把拽下假发,愤怒地在黑板上写上「自习」两字就气呼呼地离开了。教室...

那一天,白泽做了个梦……

没人吃真的很害怕_(:D」∠)_
免责声明:
+ooc注意!
+cp洁癖注意!
+如引起心理不适概不负责!
+完全ojbk的话,请阅完即焚。
“白泽先生你在吗?怎么又喝醉了,请快点醒醒!”桃太郎推了推躺在床上还在傻笑的白泽。
白泽还有点晕,看什么都是重影的,只见眼前人一头浅金色的短发还有淡蓝眼眸,一张完全陌生的脸,但是又感觉很熟悉,不知道在哪里见过。
“嗯……你是谁?声音和桃太郎君一样……但是长得完全不一样……”
“白泽先生你喝糊涂了,我是桃太郎。”桃太郎耐心地与醉鬼对话。
“可是!桃太郎君长得不是像你这么楚楚可怜的模样!”白泽说完直接钻进了被窝里不理睬他了。
“唉!够了,请快点起来喝醒酒汤,现在已经中午了!”
桃太...

叔叔与裙子

中秋的一颗糖,可是不甜啊!

杨与白二人在八月十三晚上出去逛街顺便买点菜和零食,从超市出来之后路过商业街,服装店最多,杨钧在一个透明橱窗前驻足,望着橱窗里的粉色洋裙,眼里盛满了喜爱,白少云以为杨钧想穿这条裙子,没成想杨钧却说:“小姐穿这裙子一定很好看!”白少云脸一下子就黑了,“没想到叔叔还是喜欢着妈妈啊!”杨钧微微笑道:“小姐一直都是很喜欢的。”
白少云看他笑却有点小脾气,“你都不在外公家工作了,怎么还叫我妈小姐。”杨钧打哈哈:“习惯,习惯嘛!”说着抬手看了一下手表,转移话题道:“都这么晚了,我们快点回去吧!”
杨钧走到白少云背后去推他,白少云只好不甘不愿地走了。
隔天白少云就把那条裙子加大码买下来...

正月十五(下)

发完就跑就是爽!美滋滋~

王然是在宿舍床上醒来的,他还有些头昏,看了下桌上的闹钟才知道他睡了一个下午,现在是晚上八点多,一个舍友在浴室洗澡,两个出去了,想也知道是去网吧。
除了浴室的水声四周都静悄悄的,他的肚子突然不合时宜的咕噜了声,午饭加晚饭都没吃,腹中空空。宿舍里也没什么可以填饱肚子的,王然感觉自己好点了,揣上钱包出校门去超市买包子吃。
本来一切都很顺利,可是王然忘了他最近很倒霉,丢钱、丢学生证、丢钥匙、点火被烧到头发、洗澡只有冷水、喝水还会噎到等等……他神经大条的在人行道闲晃,低头看着路面神游天外,完全没注意到远处一辆跑车以极快的速度往他这边驶过来。王然是觉得人行道是绝对安全的,可跑车就是...

正月十五(中)

第二天起来王然发烧了,不过只是小烧,没几天就好了。这几天王然还听说那户人家的儿子突然病全好了,终于不用一直呆在家里,看着窗外的那一方天空了,王然是打从心底为他感到开心,虽然他们并不是那么熟。

“妈,我后天回学校。”王然的寒假快过完了,因为是住校生,所以要提前回学校。王妈应了声知道了便张罗王然的行李去了,打包了不少吃的,就怕孩子饿着了。看着他妈为他忙前忙后收拾的也很快,王然想插手也无能为力,就被王妈赶了出去,王然无奈就在后巷口闲晃。
路边都是枯黄的杂草,也没什么好看的,正当他转身就被不知谁家的猫抓了一下脚,他穿的可是凉拖啊!都抓破皮了,王然查看着伤口,全然没注意到有个人出现在他面前,所以当他抬头...

正月十五(上)

去年一时兴起挖的坑,今年就算肝癌晚期也要填好。好想把自己丢进毒药缸啊_(:c」∠)_

“天黑之前赶紧回家,不然会被带走哦!”“实在无法在天黑前回家的话,路上不管听到什么,看到什么都不要理,记住千万不要回头看。”
“不要贪玩快点回家。”
这些话王然听过很多遍,村中老人们的念叨,妈妈的嘱咐,听到耳朵都要长茧了,虽然村子很偏僻但是现在也不应该这么迷信了。
今天是正月十五,王然看了一下手机,死党鸭蛋约他出去说是要通宵打游戏,王然哪里有不去的道理,大学放假这么多天了他却一直窝在家里,连年都几乎是在被窝里度过的,要不是王妈硬把他拖出来,指不定他就在被窝里生根了。
王然又冷又烦躁地搓着手,他妈怎么可能让他在外面通...

与奥斯汀甜甜蜜蜜的日日夜夜

【标题都是骗人的,又名被奥斯汀折磨&虐待的日日夜夜】

我是一个穷酸蛋,但是有一天我意外收到了一封信,说是我继承了一座别墅附带一个超大超豪华的花园,我去了,但是都是骗人的!别墅是好的,但花园……都荒废了!杂草丛生,喷水池枯竭,乱七八糟一大堆,还附带了一个便宜管家,每次都可以给我找一堆麻烦事,不知道是在帮我还是在折磨我,心机太大了!
管家叫奥斯汀,是个秃子,他虽然秃了但是很强,强到人神共愤,钱也多到花不完的地步,嫉妒使我面目全非,嫉妒使我发奋图强!
秃子奥斯汀很会享受,而我只能听从命令消消乐,消完他才会动手收拾花园,连打个电话都要我消消乐,身心俱疲,苦不堪言!
所幸最后我们还是成功了,花园回复...

写不出优美的句子,也写不出甜蜜又有深意的文章,但我的文能被你们看到是我的幸运。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