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曲昭

七月十五(5)

刚好年假还没休过,温灵玉打算二十八号做完再请假回家一趟,这两天简直是度日如年,还好也都过去了。二十八号晚温灵玉坐上了长途客车,估计要到二十九号早上八九点才到。她打了个电话回家好让人到车站接她,这才安心入睡,一路颠簸,有段路因为没修好,坑坑洼洼的,颠得人难受,也不知是第几次经过这里了,竟感觉有些怀念。
这时候了,红毓应该到家了吧?
八点五十分抵达车站,来接她的人是开出租车的爸爸,有时还会给人送货拉货,车子挺久的了,不过有经常保养,速度方面还过得去。
“最近生意还好吗爸?”温灵玉坐进副驾后问道。
“不景气呀,越来越难做啰……”说着便是无奈地叹气。
温父没问她这时候回家做什么,女儿嘛!她开心就好,回...

七月十五(4)

周末本该出去好好放松的,可温灵玉却把自己关在了家里,她不知道沈红毓暂时住在哪里,甚至连电话都没要,被喜悦冲昏了头办事都不利索了,沈红毓来得突然,去的也突然,她除了留在家里等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。
她有预感,沈红毓今天一定会来!于是,温灵玉就傻呆呆地在家里等,门都不出,午饭、晚饭还是叫的外卖,她也没有什么娱乐节目,手机主要是用来联系的,游戏只有一个俄罗斯方块,与人联系不是打电话就是发短信,像QQ微信这些是没有的,老家的家人可是连手机都没有的,就一座机,一切都是为了省钱。温灵玉后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,还在念书,弟弟没多大出息,成天惹祸,好的不学学坏的,抽烟喝酒飙车,前阵子还撞了人,赔了不少钱,她只...

七月十五(3)

温灵玉洗完澡出来就见沈红毓还是原来那个姿势坐在椅子上,面前那杯茶已经凉透,一口未动,温灵玉把这归结为她是不喜欢喝茶,不是有的人晚上喝茶会睡不着嘛!
她擦着湿发坐到沈红毓旁边,问道:“你要不要也去洗个澡呢?”她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意思。
“不用了,来之前洗过了。”沈红毓注视着那杯茶,强撑起精神与她说话。
温灵玉知道她必然是累了,体弱如她,在老家这个时间早就睡了吧,这样坚持等她的红毓真的让她疼惜极了。
“那就睡觉吧,这么晚了。明天是周末我晚点睡没关系。”温灵玉说着抚摸了下她的头,这久违的接触让人不想再放手。
“没事,我等你。”
“我还要吹头发呢!你就先去睡吧红毓。”温灵玉催她是因为心疼她,不忍看她累着...

七月十五(2)

温灵玉一步一步慢慢走近自家门口,她家门口灯光照不太到,所以从远处看那就是一团黑影,等她走到近前眼睛适应了黑暗才看清楚,是个长头发的女人蹲坐在她家门口,她低着头,好像睡着了,温灵玉屈膝凑近看她的脸,是红毓!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,她不好叫醒她,红毓睡得正熟,现在叫她起来不太好,但是红毓这样睡在这里肯定不舒服,难道要把她抱进去吗?温灵玉胡思乱想了一下,脸腾的一下红了,也不晓得是想到了什么。
温灵玉试探着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,沈红毓动了一下,温灵玉急忙缩回了手,沈红毓醒了,刚醒来时懵懂的样子就和小时候一模一样,温灵玉眼睛突然有点酸涩,过了这么久不见的人还会对她有几分情分呢?她也是够自恋的,怎么就会觉得红毓...

七月十五(1)

七月十五这天,温灵玉收到了一个快递,上面没有写具体的发出地址,也没有写明她的住址,就这么送到了她家门口,不过还好上面有写她的名字,这一大清早的倒不至于被谁捡了去。说起来昨晚还没有的,现在的快递员都这么早送货的吗?按个门铃就走人还真干脆。
不再多想,温灵玉轻轻摇了摇纸盒,纸盒也就两本字典那么厚,被这么一摇晃变发出泡沫垫与纸盒碰撞的澎澎声,她无法确定快递中装的是什么。只能拿进去拆了,温灵玉用美工刀划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纸盒,好容易拆开里面是用一层泡沫垫卷包着的长方体,温灵玉没多思考,直接就拉,没防备东西掉回了纸盒中,她没瞎的话那东西是灵位吧?
灵位背面朝上,温灵玉就不知道是谁的了,是谁的恶作剧吗?...

画不出小奈布的百分之一可爱(っ´;ω;`с )好喜欢弹簧手皮肤啊!!!!!

无果(gl)

这次的小考又搞砸了,回家一定没好果子吃,唉……我要是能像班长那么优秀就好了,那已经是才女了吧!画画也那么好看,好羡慕……
我把课本竖起来假装看书,其实是为了偷偷地看班长,这样做已经一年多了,完全没被发现过,果然我的存在感太低了。
班长叫白鹭芸,名字是很好听,但我还是喜欢叫她班长。我们从初一就同班,到现在高二还是同班,这应该是某种缘分吧!不过她估计不认识我,我开始注意她是初二的时候,后知后觉地才知道我对她的喜欢并不仅仅是崇拜……
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注意到我呢?
我贪婪地多看了几眼斜上角与其他同学闲聊的班长,就因为太过自信地觉得不会被发现才会被抓个正着。
视线,对上了。
她对我笑了,我呆呆地沉迷于...

雪人【完】

“导师,导师!”少女唤着走神的诺依斯提醒他上课的时间到了,诺依斯恍惚几秒才拿上教材与少女一道向教室走去。
“导师最近常发呆呢,是在想什么事吗?精神也不是很好。”少女担心地抬头望向诺依斯,诺依斯什么也没说,只是笔直地向前迈进,离教室越来越近,少女感觉她应该不会得到回覆了,没想到他开口了,就在教室门前停住,不带任何感情道:“在想他。”随即微笑着推门而入,教室里很安静,他们都是很乖的学生。少女是第一次看到诺依斯导师面若寒霜的样子,他没想到导师的面部表情可以调整的这么快,刚刚说话时还那么冰冷,推门进教室却可以笑得如此温柔,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导师?想他?他是谁?
这是诺依斯在学院的最后一堂课,上完他就会不带...

写不出优美的句子,也写不出甜蜜又有深意的文章,但我的文能被你们看到是我的幸运。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