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七月十五(4)

周末本该出去好好放松的,可温灵玉却把自己关在了家里,她不知道沈红毓暂时住在哪里,甚至连电话都没要,被喜悦冲昏了头办事都不利索了,沈红毓来得突然,去的也突然,她除了留在家里等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。
她有预感,沈红毓今天一定会来!于是,温灵玉就傻呆呆地在家里等,门都不出,午饭、晚饭还是叫的外卖,她也没有什么娱乐节目,手机主要是用来联系的,游戏只有一个俄罗斯方块,与人联系不是打电话就是发短信,像QQ微信这些是没有的,老家的家人可是连手机都没有的,就一座机,一切都是为了省钱。温灵玉后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,还在念书,弟弟没多大出息,成天惹祸,好的不学学坏的,抽烟喝酒飙车,前阵子还撞了人,赔了不少钱,她只能少吃几顿饭给家里寄多点钱了。
今天这一整天虽然一个人闭门不出,但温灵玉觉得这是她最轻松的一天了,没有什么烦人的事来找她,更没有人,安静而有点寂寞,是她不在身边吗?
温灵玉不禁开始自言自语:“你怎么还不来呢?你说这么久不见,早上不跟我说句话就走了……”她总是多愁善感的,突然有点困意,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,打算喝完就睡好了。
才刚躺下,就有人叩响她的门扉,温灵玉的瞌睡虫一下子就被敲跑了,兴致勃勃地跳起,连鞋都没穿地跑到门口,开门一看,果然是沈红毓,她还是昨晚那件衣服,有点暗沉的白色连衣裙,可她穿着就是好看。沈红毓对她微微笑着,温灵玉赶忙把人让进去,她决定今天一定要好好问问红毓暂时在哪落脚,有没有哪里需要帮助的,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拿到电话了。
沈红毓坐到昨晚坐的椅子上,她总是那么沉默,别人不主动与她说话,她都不会先开口。
“那个……”温灵玉有些紧张,果然是太久没见有点生疏了,但她心里的这份感情一直是真的,假不了也不会变。“红毓你,早上怎么不等我起来再走?虽说有纸条吧……我还是会担心的啊!”
沈红毓抚了抚鬓边的发,这才轻声说:“我看你睡得正熟,就不吵你了,我彻夜不归也没跟妈妈说,所以想着要早些回去。让你担心了,抱歉。”
听她这么说温灵玉也就放心了,还好不是被讨厌了,她可不可以有点期待呢?不能吧……只见她追问道:“那,你和小姨住在哪?有没有手机?”
沈红毓摇摇头,避开这两个问题,“妈妈只是带我来检查一下身体,我们过几天就回家,不会多呆,明天回去我就不会再过来了,一直这样打扰你休息也不好,你说是吧?”
温灵玉想说不是,她还巴不得沈红毓过来呢,天知道她有多想她,这多看一眼都觉得世界亮了那么几分,真是用情至深得可怕。
“你这么晚过来就为了说这些吗?”温灵玉突然抓住她的胳膊不让她逃,“红毓,你知不知道,我一直都……”沈红毓没让她说出口,她捂住了她的嘴,不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。
“你不该这么冲动,今天就先睡吧。”沈红毓说完这句话,温灵玉便真的睡着了,那句话就像魔咒一样,无尽的困意向她袭去。
沈红毓把人抱到床上,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看,她要断了温灵玉对她的念想,但又下不了手,舍不得,当时她多希望让温灵玉把话说完,但是不行,这会让她更不想离开。
次日,温灵玉醒来已经是二十七号星期一了,又要去上班了,想到上班就浑身没干劲,她抓了抓一头乱发,环视一周,果然走了啊,这次连纸条都没有,昨晚是最后的告别吧,温灵玉不免有点难过。
浑浑噩噩的还是去上了班,脑子老是在想沈红毓的事,这就直接造成工作上的失误,报表输错,还差点被热水烫伤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果然应该回家一趟了。

gl  
评论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