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七月十五(1)

七月十五这天,温灵玉收到了一个快递,上面没有写具体的发出地址,也没有写明她的住址,就这么送到了她家门口,不过还好上面有写她的名字,这一大清早的倒不至于被谁捡了去。说起来昨晚还没有的,现在的快递员都这么早送货的吗?按个门铃就走人还真干脆。
不再多想,温灵玉轻轻摇了摇纸盒,纸盒也就两本字典那么厚,被这么一摇晃变发出泡沫垫与纸盒碰撞的澎澎声,她无法确定快递中装的是什么。只能拿进去拆了,温灵玉用美工刀划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纸盒,好容易拆开里面是用一层泡沫垫卷包着的长方体,温灵玉没多思考,直接就拉,没防备东西掉回了纸盒中,她没瞎的话那东西是灵位吧?
灵位背面朝上,温灵玉就不知道是谁的了,是谁的恶作剧吗?
“有谁想整我啊?真是……还在这么个日子送过来。”
温灵玉是农村人,家里供她上大学不容易,她也很听话,学习不错,现在也有一份好工作,每个月发工资都会给家里寄一点。像她这么孝顺的女孩可想而知会知道家乡的不少习俗也不奇怪了。
有人在七月十五早晨给她这东西,她首先想到的是得罪了谁需要在这个日子来整她,然而再怎么想都没有答案,她的人际关系处理的很好,不过分亲近也不过分冷淡,可以说是很完美了,因为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人,一个很重要的人,那个人在家乡等着她回去,虽然知道自己不该喜欢她,表姐妹想在一起果然是不可能的,更何况是在那种封建的乡下。
温灵玉回想着一些往事,想到表妹沈红毓,她好像该有一年多没见到她了,也没联系过,这一忙起来就什么都顾不上,还挺对不起她的,不知道她的病好点没?红毓自小就大病小病不断,大家都说她活不了多久的,她家里穷买不起什么名贵的药,可红毓还是撑过来了,真的不容易,温灵玉想帮她,可这点钱远远不够,所以她必须更努力的工作。
她感觉莫名其妙地就笑了笑,拿起那不知是什么木制作的灵位,她有点怕,要是刻的是她的名字怎么办?但最怕的还是刻着她亲近的人的名字。温灵玉颤抖着双手将灵位翻过来,入目便是“沈红毓之位”这几个字,她差点崩溃,冷汗直冒,冷静下来之后就觉得这绝对是假的,红毓还活着这是绝对的,上次和家里通话她还特别问过母亲红毓的近况,母亲说红毓最近很健康,脸色也好了不少,那这个灵位就是假的了,这个玩笑开过头了,不知道是何人所为,又是如何知道的红毓,被她抓住的话绝不会轻饶那个人,这已经触碰到她的底线。
“哇!八点半了!”温灵玉看了眼墙上的挂表又看看手上的灵位,来不及收拾了,索性直接放在茶几上急急忙忙地拿起包出门,再晚一点就坐不到公车了。

温灵玉忙碌了一天,午饭是在食堂吃的,晚饭公司食堂不提供,今天她又苦逼地被迫加班,晚饭都没来得及出去吃,只能抓紧时间赶快做完回家了,温灵玉这么想着。机械似的敲击着键盘,检查录入确保没问题后发送,可算解决了今天的工作,温灵玉伸了个懒腰,将电脑关机后收拾了一下桌面的东西,办公室里还有几个人在加班,大家都在各忙各的,温灵玉不好多说什么,只道:“辛苦了,明天见。”有人点头也有人跟她说再见,温灵玉礼貌地微笑,拿起来包赶下一趟公车去。
车上寥寥几人,看得出来都是上班族,有在打瞌睡的也有在玩手机的,温灵玉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,这时候了,老家的人应该睡了,还是不打电话打扰的好,她又把手机收进包里,看着沿途的街道,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人,但今天说不定会有什么混在他们之中跟着娱乐吧……
温灵玉拖着疲惫的身体上楼,她租的房间在五楼,还没有电梯,就因为便宜,通道上的灯还是老式灯泡,散发着昏黄的灯光,照不了多远,远远的,温灵玉就看到她家门口前蹲着一个人,但她并不确定那是不是人,早上收到那个快递后她就变得疑神疑鬼的,这也没办法,谁叫今天是七月十五呢?

gl  
评论
热度(1)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