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雪人【完】

“导师,导师!”少女唤着走神的诺依斯提醒他上课的时间到了,诺依斯恍惚几秒才拿上教材与少女一道向教室走去。
“导师最近常发呆呢,是在想什么事吗?精神也不是很好。”少女担心地抬头望向诺依斯,诺依斯什么也没说,只是笔直地向前迈进,离教室越来越近,少女感觉她应该不会得到回覆了,没想到他开口了,就在教室门前停住,不带任何感情道:“在想他。”随即微笑着推门而入,教室里很安静,他们都是很乖的学生。少女是第一次看到诺依斯导师面若寒霜的样子,他没想到导师的面部表情可以调整的这么快,刚刚说话时还那么冰冷,推门进教室却可以笑得如此温柔,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导师?想他?他是谁?
这是诺依斯在学院的最后一堂课,上完他就会不带任何感情地离开。学生知道他们温文儒雅的导师就要离开了,一个个泪汪汪地看着他,就怕少看一眼,更有甚者直接哭出声,诺依斯只是脸上带笑地在讲台上讲解着魔法的咒语,这是一堂理论课,比实践课会枯燥很多,故没有多少人会认真听,但诺依斯就是会负责地详细解说。
台上的导师笑着讲课,台下的学生偷偷地抹着眼泪点头应明白。

诺依斯辞去学院的工作后就搬到了城郊,那个刻络经常去的地方,他自己建了一间小木屋,一个人住足够了。雪还在不停地下着,自那场初雪已经过了三个月,诺依斯攥紧小小的玻璃瓶,里面装着的是刻络……还有雪,当然雪早已融化,瓶中只是雪水与细小的发光的尘埃,诺依斯相信会有办法的,他一定能救刻络!
这一天天很蓝,昨夜的大雪停了,太阳也出来了,异常晴朗的一天。诺依斯出门便看到不远处的一个雪人,也不知是哪家的小孩堆的,这么冷的天跑到城郊来堆雪人也是够奇怪的,诺依斯走近雪人,雪人脸上只有两颗石子充当眼睛,再无其他。日头高挂,不用多久这个雪人就融的七七八八了吧?“会不会感觉很不甘心呢?好不容易被造出来,却只有这么短暂的生命……”诺依斯对雪人说着又拍拍雪人的头,明知道不会得到回应的。
诺依斯脑中突地闪过一个想法,如果那么做……会不会成功?这个魔法需要媒介。
“即使成功率只有一半,我还是想试试。”
诺依斯从衣兜中取出被捂得有些温热的玻璃瓶,拔掉木塞,将雪水与尘埃倾数倒到雪人身上,一边吟诵着咒语,很快就生效了,他的身周浮起了细小的荧光,复杂的魔法阵将雪人整个围住。诺依斯心里反复想着一定会成功的!一定会!
随着时间的推移,魔法阵发出的白光更炽,诺依斯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,魔力快不够了,可是就差一点点就完成了,白光中隐约可见一个人形,那是尘埃与雪人重组而成的,只要再一下下。
魔力耗尽的同时魔法阵消失了,诺依斯也因魔力耗尽而疲惫地倒到刻络的怀里。
果然成功了,他真的是天才。

诺依斯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,睡眠让他的魔力得到了补充,木屋内只有他一人,诺依斯担忧地跑到屋外找人,就怕昏睡前所见到的不过是黄粱一梦。还好很快就找到他了,还是在老地方,刻络坐在树桩上正逗一只麻雀玩,麻雀乖顺的停留在他的手指上,啄食着他左手上的面包屑,刻络和煦的笑容就和今天的太阳一样耀眼夺目。
察觉诺依斯靠近,刻络道了声午安,诺依斯却不像平时一样回应他,而是抓起他的手将他拉到了树荫下,皱着眉头说:“以后不要长期待在阳光下,你会……”“会什么?”诺依斯说不出口,刻络就好像忘记了他已经死了,还有死前发生的一切,只留下了那些美好的回忆。
不过这样也好……现在这样就好,就让他这个梦再久一点。
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刻络呆呆地等着诺依斯继续说下去,可诺依斯却咬紧下唇斟酌,他能说什么?
“以后都不用去前线了,你受了重伤!”诺依斯瞎编着,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谎言真的没几个人会信的。出乎意料的,刻络信了,还笑得很开心,整个人倒在雪地上笑着说:“那真是太好了!我做梦都想不去前线,为什么要保护那些我完全不认识的人呢?我只要保护诺依斯一个就够了啊……”说到最后好像体力耗尽一样沉沉的入睡了,他没有呼吸,想来刚才的麻雀是把他当成树丫了。
刻络不能去他的木屋,会融化的。必须找个地方保护他,对了!可以造一座冰屋啊。这对诺依斯这个冰系魔法师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,只需几个小魔法就可以完成。
看着眼前方方正正的冰屋,诺依斯满意地点头,把刻络抱到冰床上,这样就没事了吧!温度足够低,而且是在阳光照射不到的树林里。也许他应该也搬过来的,这样就不用来回奔走了。但空间转移魔法他没怎么认真学过,再造一间好像不是很难,那就再造一间好了。
二人就这样住到了密林中,不见阳光的阴冷树林,诺依斯的小屋就在冰屋旁边,挨得很近,很小,也就放了张床和茶几衣柜而已。刻络也不问为什么他要住在冰屋里,只是和平时一样与诺依斯谈天说地,就是绝口不提各种古怪的生活方式。诺依斯不让刻络碰火,自然也就不能做他喜欢的甜点了,刻络还是挺失望的,好几次都捧着从树林里捡来的橡果直呼可惜,不能做蛋糕等等……
诺依斯也没办法,温度太高的话刻络会融化的,说到底他就是个雪人,一个有着刻络意识的雪人。
“诺依斯!快看!这朵小花,这块地的雪融了呢!”刻络指着草地上唯一的一朵花,小小的红色的花,不注意看会以为是什么动物的血迹吧!真亏他眼神这么好。
“是啊,融化了。春天也差不多到了。”诺依斯有点担忧地望着不远处的刻络,阳光直射到他身上,在诺依斯眼里那就是利刃,一下一下地割着刻络的身躯,诺依斯快步上前将刻络拉至树荫下,可还是有斑驳的阳光透过树缝洒落在二人身上。
真的不该出来的,今天。诺依斯想着,也许他应该把刻络永远藏起来,不见阳光。
“诺依斯突然之间怎么了?要回去了吗?不是说好要带我去市场买水果吗?”
“嗯……”诺依斯简短地回答。
“可我们才走了不到三百米啊……啃了几星期干面包真的很腻了……”刻络小小声地抱怨着,不过也没有责怪诺依斯说话不算数。
……
“我去买,很快的。你先回去!”
“那好,早点回来。”
刻络兴致高昂地与诺依斯道别完便走向来时的路,诺依斯叹口气又无奈地笑笑施展御风魔法疾速往远处的市场而去。

“真是温暖呢!今天明显的回温了,也是时候结束了,诺依斯……”刻络对着停留在他肩膀上的小松鼠自言自语。“果然很舍不得,唯一割舍不下的只有你了。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走到家,脚已经不能动了……”刻络倚坐在一棵古树下,看着早已融化的双脚,感叹道:“果然是雪啊!嘿小家伙,我可不是树啊,并没有你喜欢的橡果。”说着说着不禁笑了起来,“你这么可爱,真令人羡慕。跟你说噢,诺依斯小时候也超可爱的,但是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假笑,其实在没人的时候脸臭的跟谁欠他钱似的哈哈哈……”
“说什么保护你,最后都是你在护着我,我果然很没用……”泪水模糊了双眼,诺依斯的臭脸突然出现在模糊的视线里,他看起来好像很生气,果然跟喷火一样把他骂了一顿,什么笨蛋傻瓜没脑子,都是一些没什么杀伤力的词,反而有一种撒娇的味儿。
诺依斯背着刻络回了冰屋,刻络没再继续融化,两人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,春天一到一切都会消失。
“其实你都知道的,对吗?”
“嗯,我不想诺依斯担心。”
“你怕再死一次吗?”诺依斯直直地盯着他的双眼,想看到刻络会不会表现出恐慌的眼神,但是没有!
“只要是和诺依斯在一起,我就什么都不怕。在前线时,诺依斯失去光彩的样子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。”刻络轻抚着诺依斯微乱的发丝,看得出是匆忙赶回来的。
“不会了,这次我陪你。”
诺依斯紧紧地抱住刻络半融化的身体,嘴中默念咒语,很长的一段,刻络听不懂,但知道诺依斯应该是下了什么决定。
待诺依斯念完,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出现在地板上,一点一点缓慢地向上升起,魔法阵经过的地方都缓缓结了冰,淡蓝色的冰像宝石一样,美得炫目。刻络瞬间就知道诺依斯要做什么了,笑了笑不说话只是更紧地拥住他。
“你会怪我吗?擅自把你复活,又擅自地把你冻结。”诺依斯闭着眼感受刻络的冰冷。
刻络摇头。魔法阵已经升到二人头顶,再过几十秒就会将二人完全冰封。刻络不想留下遗憾,笑着真情实意道:“诺依斯,我喜欢你!”诺依斯舒展开紧皱的眉头,睁开眼与刻络对视,“我也喜欢你!”
魔法阵消失后,冰屋也融了,只剩一块淡蓝色的冰,冰里的两个人面对面开心地笑着。他们的时间真的停止了,也许应该称其为永恒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