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诅咒【伪父子,伪生子】

【无脑无逻辑,慎点】

你就像个诅咒,时刻折磨着我。
这句话一直深刻在袁了心里。

袁了兢兢业业工作五年多,最终还是被开除了,他为了公司加班加点没有加班费,还不是为了上司能看到他还是有点价值的,但,学历摆在那,他认了。
在狭窄的合租屋里蹲了几天,他觉得是时候找份新工作了,不能再颓废下去了,他不想混到回乡下种田的地步。就是这个晚上,他的生活不再普通。
梦里,有谁在对他说话,他感觉那个声音就是他自己的,模模糊糊仿佛从遥远的彼方传来,“袁了……我们都被诅咒了……他就要来了……”然后他就被强x了,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,可又隐约感觉到在那后面有第二个人看着,那个一直看着的人长着一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,袁了吓得直接醒了,天刚蒙蒙亮,他从没这么早起过,这才注意到自己大张着双腿,那个梦未免太真实了,真实到他有点害怕……
既然醒了他也不准备继续睡了,去卫生间收拾了一下自己又坐到电脑桌前,认真的在招聘网找起了工作,现在也就找到一些兼职,他决定去试试糊口饭吃,总不至于饿死。
没一会儿他就感觉特别饿,吃了几个面包还是不够,还想要更多……
实在饿得不行了,他下楼到小吃街喝了几碗白粥配咸菜,这才有了一点饱腹感。袁了平时不这样的,他一般不会吃这么多的,这量会让他撑到胃,可是今天有些异常,他思索着是不是应该去看个医生?想了想还是算了,没有多余的钱做检查,回头真检查出什么病来岂不是更亏?
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带上简历他就出门去面试了,面试很顺利,两份兼职,不用担心午饭和晚饭了。
今天也没什么事,袁了就在附近逛了几圈吃了午饭,临天黑才回去。晚饭他决定随便应付一下冲碗泡面吃就好,单身人士也没什么娱乐节目,他也就只能呆在房里看武林外传消遣消遣,时间到了就睡觉,作息规律。
这夜,他又做梦了。和昨晚一样的梦,一样的人,还是那张模糊的脸,这个人一边耕耘着他的身体一边喃喃着什么听不清的话,袁了觉得他还是早点习惯的好。
第二天醒来,他还是那个姿势,未免太耻了,他都觉得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一直孤身一人没有性~生活,所以才会有那么糟糕的梦。
罢了罢了,上班重要。
袁了不再多想,他还是吃得很多,工作很顺利,就是饭不够他吃,晚班之后又去买了几个包子充饥,这才回家。
第三个晚上还是一样的梦,他听到那个人说:“不要碰别人,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杀了你的……”
袁了只觉得莫名其妙,他根本碰不了别人,没人会看上他这个低学历的乡下土包子的。
一直做着这样的梦到了第四天,袁了感觉他的肚子变得有点凸,他把原因归咎于这几天吃太多了,但是到第六天他发现不是饮食问题,他的肚子里有东西。不,应该说有生命。
袁了:“难道我怀了?不科学啊!我是个男人啊!”
袁了抓了抓头发,做了个决定:回乡下。
他现在这样子绝对不对劲,匆忙辞了工作退了房间,买车票回老家。幸亏现在是冬天,他穿得多还套了件风衣,看不出肚子有问题。
六点多才到家门口,这么久没回来了,总感觉一切都不太真实,十年前村子很冷清,十年后还是一样冷清,只不过十年前他还有父母陪伴。
简单的打扫了自己的房间,其余的他打算明天再说,袁了太累了,奔波了一天,对于身体突然的变化他一开始是震惊的,之后是冷静再到现在的淡漠。有什么关系呢?多一个人陪着他也挺好的。
第七天,第八天,第九天,他的肚子越来越大,别人是十月怀胎,他是十天吧!明天应该就生了,就这么怀着忐忑的心睡下了。今晚的梦和之前不一样了,还是那个人,只不过他可以听清那个人在说什么了,那人每隔几分钟就唤一声“阿云”,没有任何感情起伏,就这么一直抱着他唤他“阿云”。
清晨床上多了个生命,那婴儿安静地睡着,袁了忍不住把他抱起来,这个婴儿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就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……
从这一刻开始,他意识到他又有了家人,尽管这个婴儿的来历古怪,不!是神奇。
袁了痴痴的笑,抱着婴儿重新进入了梦乡。

养小孩无疑是一件很麻烦的事,更何况他是一个完全没带过孩子的男人,可是他挺过来了,在网上百度各种相关知识,把小孩照顾地服服帖帖的,他还是有点积蓄的,等小孩八个月大的时候他在镇上找了份坐办公室的工作,平时也就算算账整理整理资料打打表格,是份闲活,工资不是很高,但在这乡下已是够了的。袁了上班都会带着孩子,孩子也不哭不闹,一直很安静,从降生之后他就没哭过,袁了觉得没什么不正常的,也许是这孩子比较成熟。同事看他一个人上班还要带孩子,会夸他顾家能干,当然也会在背后猜测他的家庭情况,袁了不在意,和孩子处得很好,这是他的家人,他把他生下来就有义务抚养他长大成人。
袁了给孩子起了个名叫袁攸然,好像在他脑海深处就认定这孩子就应该叫这个名字。
孩子还小的时候袁了会叫他攸攸,再大一点袁了就不敢这么叫了,袁攸然七岁的时候,袁了还是叫他攸攸,然后袁了就看到袁攸然翻了个白眼,尽管他什么都没说,但袁了就是知道这孩子很嫌弃,这是长大了,不想自己再把他当小孩子看待,之后袁了就改口唤他攸然了,但有时还是会顺口的叫攸攸。

袁了把袁攸然当宝贝疙瘩疼了十九年,袁攸然却一直对他不冷不淡,不亲不热,应该说只对袁了这样。
袁攸然大二时的暑假没有立刻回家,而是留在城里打工,到暑假快结束时才回来。这天袁了按时下班,这儿的夏天就算到了六点还是一样酷热,感受不到一丝凉意。袁了走在回家的小道上,突然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袁攸然的声音,袁了难抑喜悦地快步走了上去,这才发现袁攸然旁边还有个女生与他有说有笑地聊天。袁了没多在意地唤住袁攸然,袁攸然转过身冷淡地叫了声:“爸。”女生也跟着打了声招呼,甜甜地说:“袁叔叔好!”袁了笑着道:“好好……”
大概觉得有点冷场,女生也就没有多说,挥挥手道别就走了。袁攸然依旧冷冷地望着他,他们太不像父子了,这种相处模式和陌生人没两样……
袁了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袁攸然去外地上高中后就是这么对他的,疏离冷淡,就没对他笑过,袁了以为他不喜欢笑,直到今天才知道他会笑,只不过他是个例外。
“走吧,回家。”说罢转身就走,连一个眼神都欠奉。
“噢!我以为你明天才会回来,晚饭想吃点什么?我去买。”
“随便。”
袁了就真的随便的煮了两碗面,吃完袁攸然刷碗,袁了就去看他的八点档电视剧了。因为儿子长时间不在家,他一孤家寡人就迷上了电视剧,乐此不疲地追狗血爱情偶像剧,催泪苦情剧,还有杂七杂八的网络剧。
袁攸然刷完碗过来电视刚好插播广告,袁了站起来倒了杯水,隐约感觉背后有一道视线,转过头问道:“一起看吗?这剧很有意思的。”
袁攸然没回答,而是坐到他旁边继续盯着他。袁了感觉儿子很奇怪,他决定鼓起勇气问问,关心关心儿子的情感问题。
“攸攸,你这么久回来一趟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”
听到“攸攸”,袁攸然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,可还是被袁了看到了。
袁攸然面若寒霜地道:“没有。如果你是想问刚才那个女生,我可以回答你。”
袁了有点期待的等着他继续说,袁攸然顿了顿,道:“我们就是一起打工的同学,恰巧坐了同一班车,就是这样。”
“没了?”
“没了。”
他肯定的答复令袁了有些失望,喝了口水温和笑道:“攸攸其实你不用顾虑爸爸的,大学谈恋爱爸爸不会反对的!真的!”
“你真的能接受没有我的日子吗?哪天我搬出去了,结婚了,有了孩子了,不再回来了,你还能笑得出来吗?”
袁了的笑一下子就崩塌了,微低下头,“不再回来……你明明是上天赐给我的家人,可是……你却一直把我当成陌生人。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!”说到最后几乎是吼着的,袁攸然这才看到他满脸的泪水。
一个快四十的人了居然哭成这样,袁了也感觉有点丢人,匆匆跑回房内,独留袁攸然在客厅,只有电视的广告还在继续。

袁攸然有点意外,一直以来这人在他面前都是乐观开朗的,没有多少其它的负面情绪,今天就因为一句不再回来而生气难过,看来是时候揭开真相了。
袁攸然轻轻叩响袁了的房门,问:“你睡了吗?”
房里没有回应,袁攸然知道他暂时不想理他,可他还是接着说:“你就不奇怪我的来历吗?这样自欺欺人有什么意思。”
“你知道了吗?是啊,我们长得一点都不像,你也没有妈妈……”房里传来袁了闷闷地声音,“应该说,我才是你的妈妈,我们不应该是最亲的家人吗?可是你却一点都不亲近我,我不懂啊!我们都一起生活了十九年了,为什么?”
面对袁了的质问,袁攸然感觉挺可笑的,这人怎么会变成这样,明明以前都是高高在上,把他当傻瓜一样玩弄。
“你真的觉得是你生了我?真傻。”袁了听到他呵呵的冷笑,“一切都是假的,这个身体不过是我制造出来的,当时为了更快的接近你,我没有选择去强占别人的身体。我想看看这辈子如果我是你最亲的人你会有什么反应,会不会再次狠狠地把我甩开呢?你这样的反应我很满意,阿云。”
听到阿云这个名字,袁了吓得不敢说话了,那个看不清脸的人是袁攸然?!那一席话袁了听得一知半解,是说袁攸然根本不是他生的,他们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,都是袁攸然制造出来的假象?那么目的是什么呢?为了让他伤心难过?什么上辈子这辈子,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就是我儿子,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。”
“够了,我不想再玩扮演父子的游戏了,没意思,连一点报复的快感都没有。晚安。”不想再说什么的袁攸然转身预走,身后的门却打开了,袁了紧紧地抓住了袁攸然的手,“你是不是要走了?”
“不是。”
袁了松了口气,虽然袁攸然说的那些话有些伤人心,但他们毕竟一起生活了十九年多,袁了觉得一切都太奇幻了,他不知道为什么袁攸然说要报复他,可是又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,他小声地询问:“我们以前发生过什么吗?”袁了依然紧紧地抓着他的手,就怕他突然离开。
“你想知道什么,你又何必知道,反正下一辈子你也会把一切都遗忘,活得潇洒自在,而我,必须带着所有的回忆跟着你走。”袁攸然平淡地说着袁了听不懂的话,“我诅咒了你的灵魂,我的灵魂会生生世世跟着你,就因为放不下你,恨你又舍不得伤害你,我控制不住自己继续爱你……”

听到袁攸然说爱他,袁了高兴的不能自已,“我很高兴,你终于说出了爱,我以为这么多年你都在怨我,恨我没有给你完整的一个家。”袁了说着说着又有点想哭,苦涩与欣喜交织。
“我不需要家,只要有你在……我就满足了。”
“我们是家人啊!就算没有血缘关系,我们也一起生活了这么久。我也爱你!”袁了说着便搂抱住袁攸然,生怕他不高兴离开。
“我的爱和你想的不一样,不是家人之间的爱,是情人之间的爱,你到底懂不懂?”说完袁攸然就亲了下去,只有袁了还在状况外,等到整个人被压到墙壁上才反应过来。“什什什……么?这样未免太沉重了,不过……”他停顿了一会看着袁攸然又继续说:“我可以把你当成爱人来爱!”
袁了抿唇一笑,主动亲了过去。
袁攸然很意外,这个人原来是爱着他的吗?过去他是不是太幼稚了,好好享受现在倒也不错,想着想着袁攸然对袁了露出了发自真心的笑容。
袁攸然轻抚着袁了的脸,“你老了。”袁了笑笑无奈道:“我早就是个糟糕的大叔了,你还喜欢吗?”“当然,一直都喜欢。”
语毕又是一个缠绵的吻……
【拉灯(*/∇\*)】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