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七月十五(3)

温灵玉洗完澡出来就见沈红毓还是原来那个姿势坐在椅子上,面前那杯茶已经凉透,一口未动,温灵玉把这归结为她是不喜欢喝茶,不是有的人晚上喝茶会睡不着嘛!
她擦着湿发坐到沈红毓旁边,问道:“你要不要也去洗个澡呢?”她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意思。
“不用了,来之前洗过了。”沈红毓注视着那杯茶,强撑起精神与她说话。
温灵玉知道她必然是累了,体弱如她,在老家这个时间早就睡了吧,这样坚持等她的红毓真的让她疼惜极了。
“那就睡觉吧,这么晚了。明天是周末我晚点睡没关系。”温灵玉说着抚摸了下她的头,这久违的接触让人不想再放手。
“没事,我等你。”
“我还要吹头发呢!你就先去睡吧红毓。”温灵玉催她是因为心疼她,不忍看她累着了。
“我帮你。”沈红毓说什么都不想一个人先睡,这会儿又想帮她吹头发了,温灵玉无奈,只能答应了。
耳边是吹风筒吵人的呼呼声,因为是便宜货,倒也不能要求太多,沈红毓的手指穿梭在她的发丝之间,凉凉的,与吹风筒的热风形成强烈的对比,但果然还是沈红毓的手给她的感触更深。
这几分钟无疑是难熬的,不过温灵玉还是撑过去了,幸亏她的头发并不是很长,不然可就更难熬了。
和沈红毓躺到那小床上,有点挤,不可避免的身体接触,两人比肩而卧,不能多大动作,她要是翻个身就会直接掉地上去,屋内一片黑暗,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,她什么也看不清,只有听觉变得异常敏锐,沈红毓睡觉很安静,不会磨牙更不会打呼噜,安静得就像洋娃娃一样,呼吸很浅,被风扇的呼呼声完全盖掉了。温灵玉还没睡着,静静地观察着沈红毓,难得见这一面,下次再见会是何时呢?眼睛适应黑暗后可以模糊地看见沈红毓熟睡的样子,她呆呆地看着,而后鬼使神差地便吻了上去,蜻蜓点水一般,害怕当事人发现立马转身假装睡觉,心脏扑通扑通的不肯安静下来,温灵玉知道她的脸现在一定很红,还好她看不到,还好她没醒过来,真的好吗?做贼一样害怕对方发现,不就是怕被红毓讨厌疏离吗?现在这样的距离就满足了吗?温灵玉质问自己,上一刻甜蜜的感觉马上消失无踪,恐惧与悲伤占据了她的心,满满的,化作泪水溢出了眼眶。她不想哭的,强忍着不哭出声,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。
“别哭,我会心疼的。”内侧的沈红毓突然说。
温灵玉吓了一跳,原来她还没睡着吗?等等!那她刚才对她做的事不就被她知道了吗?这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啊!她紧张得不敢回话,居然还被红毓发现她在哭,太糗了!温灵玉假装睡觉,就这样一动不动好了,没什么比此刻更让人心慌的了。
“睡着了吗?还真快啊。”沈红毓小声呵笑,又顺了顺她的头发,温灵玉浑身僵硬,双眉紧皱,明眼人都知道她在装睡了。温灵玉不知道沈红毓在她背后做了什么动作,好奇地想看又不能看,而后她被拉入了一个怀抱,冰凉的,女孩子柔软的臂膀还有红毓独有的香味,清淡的熟悉的香味,温灵玉说不出那是什么味道,但那能让她觉得安心,安心到进入梦乡。
因为这一觉睡得很舒服,温灵玉早早的就起来了,难得的周末她却早起都是为了和沈红毓多说几句话,虽然现在见面会有些尴尬就是了。出乎意料的是她醒来时床上只有她一个人,在房里转了一圈,只看到沈红毓留下的纸条:我先回去了,你要好好吃饭噢!
茶几上放着一小锅粥,热气腾腾的,给她沈红毓真的来过的实感。可温灵玉笑不出来,她感觉自己要被疏离了,果然昨晚那么做太草率了。

gl BE  
评论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