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无果(gl)

这次的小考又搞砸了,回家一定没好果子吃,唉……我要是能像班长那么优秀就好了,那已经是才女了吧!画画也那么好看,好羡慕……
我把课本竖起来假装看书,其实是为了偷偷地看班长,这样做已经一年多了,完全没被发现过,果然我的存在感太低了。
班长叫白鹭芸,名字是很好听,但我还是喜欢叫她班长。我们从初一就同班,到现在高二还是同班,这应该是某种缘分吧!不过她估计不认识我,我开始注意她是初二的时候,后知后觉地才知道我对她的喜欢并不仅仅是崇拜……
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注意到我呢?
我贪婪地多看了几眼斜上角与其他同学闲聊的班长,就因为太过自信地觉得不会被发现才会被抓个正着。
视线,对上了。
她对我笑了,我呆呆地沉迷于她的笑容,不知道她和旁边的人说了什么。班长过来了,坐在我前桌的座位上,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她,啊……我果然还是最喜欢这个人了,想要触碰她。但我,做不到,我没有那个勇气。
“你,是柳叶吧!从刚才就悄悄注视着我,是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班长第一次和我说这么多话呢!这让我不禁迷惘起来,现下只能顺着她的话头应下去了,不能被她发现我是在偷看她。
“呃……班长,我这道题不是很懂,能帮我看一下吗?”我随便地指了一道题,其实我是真的不懂,能得到班长的指导是多么来之不易,而且我也想跟上班长的脚步,我想和她去同一个大学,就算只能远远地看着她。
“噢,这里其实很简单的,只有先这样算,再得出这结果,然后带入这里……”班长很认真地给我讲题,可我却听不进去,朝思暮想的这个人就在我面前啊!怎么可能有办法认真学习!我快疯了!好想触碰她。
大着胆子碰了一下她握着自动铅笔的右手,班长疑惑地抬头看我,我尴尬地急忙收回手,感觉脸都要烧起来了。
“是有哪里听不懂吗?我可以再详细说一遍。”班长微笑着对我说,可我却不敢回答,我摇摇头,小声道:“我明白了。谢谢……”不过违心之语,班长好像挺高兴地对我说:“太好了,以后有不懂的也可以来问我噢!”
我怎么敢呢,班长身边的人那么多,没有谁是特别的吧。
自那之后,我们好像变熟了,仅仅是我认为的好像。
班长课间休息时偶尔会坐到我前桌的座位,转过来和我闲聊或者为我讲题,我很感激她,我们的关系是不是变好了那么点呢?
有班长在的每一天我都感觉像飘在云端间,轻飘飘的,很舒服。
期末考时,我们在一个考场,班长今天状态不是很好,和平时很不一样,会不会这才是本来的她呢?我捉摸不透。
在考最后一个科目前的休息时间,我抓到机会跟她说话,问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她笑着说我多虑了,她什么事都没有。但我并不信她的这番说辞,鼓起勇气说:“最后的科目,我会加油的!班长也是,加油……”班长有点勉强地笑了笑,说:“叶子当然要拿出好成绩才对得起这阵子给你辅导的我嘛!至于我当然是没问题的。”“既然班长说没问题,那就是没问题的…吧…”总感觉很不安。
考最后一科时,我偷偷看过几次班长,她都没有动笔,眼睛盯着试卷,貌似放空了。有点担心她会不会发挥失常,这可是高二的期末考,很重要,关系到高三的分班。无论如何我都想再次与班长同班!
考完试基本就没什么事放假回家了,眼尖的我看到班长回了教室我的家在本市,所以早点晚点都无所谓,便跟着她回教室,走了一整条走廊她都没发现我,怎么回事?她今天很不对劲,这个时间了去教室做什么?
我等在门外,她在教室里窸窸窣窣地翻找什么东西,几分钟后出来被等在门外的我吓了一跳,拿在手里的东西也掉了,是钥匙。
我捡起掉落的钥匙,绑着红色丝带的钥匙是七楼美术室的。
“班长你拿美术室的钥匙是有什么急事吗?”我疑惑地问。
她看起来有点慌张地移开视线,“我突然想起有东西落在美术室了,现在不去拿就要等到暑假过后了。”
“很重要?”
“很重要!”
“可是班长是外地人吧,再不快点就没车了。今天班长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,真的没事吗?”我很犹豫,现下这里只有我们两个,是否应该踏出那一步,说出我的心意,但是我做得到吗?
“叶子,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呢?”
班长没有回答我而是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。
“呃……怎么说呢……”我忍不住燥得脸红,“班长很优秀,很温柔,笑起来让人感觉很温暖,又很会照顾人,大家都…很喜欢这样的班长。”绞尽脑汁地夸她,不过我说的都是实话就对了,就是不知道班长是怎么想的。
我说完班长还是面无表情的,感觉和平时的班长很不一样,完全没见过这样的她。
“是吗?我是这样的吗?那你呢,你喜欢我吗?”冷冰冰又陌生的班长这么问我。
当然是喜欢的,可我张口却发不出声音,太懦弱太没用了!
班长没再给我说话的机会,继续说:“我至今为止的努力是为了什么呢,你一直看着我吧,我都知道的。”
我震惊地低下头睁大了眼,她原来都知道吗?
班长接着又好像自言自语:“大家喜欢的都是优秀的我吧……”
不是的,你的一切我都喜欢!
“听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,难为你了,时候不早了,叶子也早点回去吧!我拿完东西就走,钥匙给我吧。”班长朝我伸出手,我愣了一下才递给她。她和往常一样对我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,我赶忙道:“新学期再见!”班长背对着我挥了挥手,轻声道:“嗯,再见。”

我没想到这个再见便是永别。
班长自杀了,从七楼的美术室跳下来,血流了一地,在我的面前,我明明察觉到她的不对劲,却没有挽留她,如果当时我回答了,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?如果我能开口说喜欢她……
那之后很久,我才知道班长并没有我所看到的那么完美,她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家人,她只是为了别人而活着,她的死亡便是解脱吧。真正的她其实和我一样既懦弱又自卑,但为了让家人满意她才会拼命地改变自己,会接近我,是因为我们很相似吧!
她所说的喜不喜欢她,不是指那个优秀的虚假的外壳,而是和我一样懦弱而自卑的她,她知道我一定说不出口,最后那句“再见”是对我感到失望或者说是对一切可能都不再期待。
没能留住她的我,有罪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