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雪人

“特洛亚的人们死亡就会变成尘埃,这很重要!考试会考,所以大家要懂得保护好自己。”导师在讲台上严肃地讲解着书上的知识,抬眼看到最后排的窃窃私语的两人,拿着细竹枝敲桌道:“刻络!诺依斯!我知道你们两个是天才,在我的课堂上你们觉得无聊可以睡觉,私下议论这种事我不希望看到第二次!”说完双手大力拍向桌面,拍击声大得学生都懵懵地面面相觑,被唤作诺依斯的少年微笑着举起手,温和道:“导师,您的假发歪了。”导师当即气得吹胡子瞪眼,连假发都好像要因为他的怒气沸腾飞起了。刻络一手在课桌下对他比了个大拇指,随后便趴下偷笑。导师看着教室里交头接耳的学生,一把拽下假发,愤怒地在黑板上写上「自习」两字就气呼呼地离开了。教室里顷刻间就炸了锅,过位的,吃零嘴的,聊八卦的,练习魔法的……各做各的,熙熙攘攘热闹非凡。
一长雀斑的少女走到诺依斯旁边,抱手笑道:“诺依斯就是厉害,每次都能把鹫导师气成那样,不过还是要适可而止啊。”诺依斯脸上还是挂着得体的微笑,收起教科书道:“知道了班长,我会注意的。”班长点点头就离开了。
刻络还是保持着趴在桌上的动作不过把侧向了诺依斯,“鹫导师是太啰嗦了还喜欢拖堂你才故意气他的!他拖堂就会被学生骂甚至讨厌,你这是在帮他吧!”诺依斯学着刻络趴下与他面对面,脸上不再微笑,但双眼却异常的亮,小小声道:“被你发现了,果然还是刻络最了解我。”刻络确信,“你肯定又预知到什么了,鹫导师会怎样?”诺依斯却不打算告诉他,苦笑道:“秘密,不能告诉你。”
“你说,死亡会变成尘埃是不是真的?”刻络问他,诺依斯摇头表示不知道。“我都没见过死人又怎么会知道呢?会是什么样的尘埃呢?真想看看。”诺依斯自言自语着,刻络却睡着了,看来剑术课真的很累呢!即使是天才也同样会累的。诺依斯施了隔音术隔绝了嘈杂的教室,又拿出自己的魔法书学习,最后排的二人就这样与教室里的其他学生形成了两个世界。

城郊
刻络独自在此苦练剑术,他不能输!必须变强,变得更强!木剑劈向高大的古树,剑风穿透古树,留下极深的划痕。不知流了多少汗,汗衫都湿透了,诺依斯御风而至,丢给他毛巾和干净的汗衫,有些气闷道:“就知道你又在这里。”刻络有点心虚地看着他,“我正打算回去……”“走回去了吗?天都快黑了。”诺依斯抱手背对他。
“每次都让你带我飞回去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“你不是不好意思,你是怕我松手。你怕死。”诺依斯轻描淡写地说着死,刻络脸色就不太好了,强撑着哈哈笑道:“是,我怕极了。就算变得再强还是会怕,下个月我就成年了。”
“我会帮你预知的,如果太危险……我一定帮你逃掉!”
晚风吹拂着二人,带起诺依斯的斗篷簌簌作响,坚定而认真的眼神让人感觉很安心,刻络叹气,“你明明知道逃不掉,我们见过几次想逃跑的人都被秘密解决了。”
诺依斯微微一笑,“你放心吧!我一定会赶过去救你。”
“你每天都保持着微笑很累的,在我面前就不用勉强了!而且我可是比你还厉害的。”刻络哥俩好的搂住他的肩膀,诺依斯无语地拍了下他的手,“是,你比我厉害。我这可是发自内心的笑!”
刻络回敬他一下,哈哈笑着说发自内心的笑原来这么狰狞。“对了!今晚去我家过夜吧,我学会做新的甜点了!”
“烤焦的奶油蛋糕?还是下了盐的苹果派?我家就在你隔壁过不过夜都没差……”诺依斯失望地看着他擦汗换衣裳。
“我保证这次绝对没问题,一切都会很正常!”“我就再信你一回,所以是什么甜点?”“焦糖布丁。”语毕直接被诺依斯拉着飞起,吓得刻络在空中嘶吼:“慢点!我怕高!!”
在刻络成年的这一天他去了边境线,诺依斯为他预知了未来,他会平安回来,刻络便安心的去了,他那么强大的一个人内心却极为懦弱怕死……诺依斯不用去,他的预知能力是极其罕见的,所以即使他专精冰魔法也不用上战场。跟刻络告别之后他就回学院了,他要研究古籍,开发出新的魔法,所幸现在他也是学院的导师之一,可以借到更为珍贵的古籍。
“一切都会好的,刻络。”
诺依斯在独属于自己的办公室中喃喃自语。

十年后
刻络每年都会回来一两次,每次都会和诺依斯赖在一起,聊各自身边发生的事,什么有趣什么可恨什么无聊……刻络做的甜点也越来越好吃,诺依斯嘴上不说但每次都会给予赞许的微笑。
这一次也不例外,诺依斯早早地便预知了将来,不过这次只有一部分,诺依斯想大概也是会平安归来吧?安心地把刻络放走。
这夜,诺依斯睡的很不安稳,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。起身随意的披上斗篷,站在窗前施展预知的魔法,繁复的花纹与咒文浮现在周围,诺依斯闭上了眼睛,看到了……缺失的那部分……刻络他,诺依斯猛地睁眼,浑身直冒冷汗,窗外飘起了洁白的雪,这是今年的初雪。
“必须快点!现在就去,我能阻止的,一定能改变的!”诺依斯暗下决心,穿戴整齐后围上了刻络送他的围巾,说是他亲手织的,诺依斯是信的,他本来就是心思细腻的人。
回想当时刻络说:“这么冷的天你还穿这么少,我看着都觉得冷,所以抽空织了条围巾给你,本来是想织毛衣的可惜失败了。你可别嫌弃噢……”小心翼翼地递过牛皮纸袋,诺依斯当时很开心,他没有说他的魔法属性是冰所以体质和别人是不太一样的。
“我根本不适合暗红色,你这个笨蛋。”诺依斯小小的抱怨一句便开窗极速向边境线飞去。现在是凌晨五点,离七点还有两个小时,还来得及!
诺依斯没想到雪会越下越大,最终还是耽搁了。等他赶到,军队里因为怪物的偷袭而死伤惨重,而刻络在最前线,诺依斯得到消息时已经七点零五分,他还是晚了,诺依斯看着面前腹部破了个血洞的刻络,情绪失控地丢了个冰系攻击魔法到刻络身后的怪物身上,怪物倒了一片,刻络眼中倒映着诺依斯失声痛哭的样子,想抬手抓紧他的瞬间被风吹做了点点尘埃,混在风雪之中,闪烁着耀眼的光……
刻络……没了……没了……
原来书上所说的尘埃是这样的,真的,很美。

这场战争最后还是取得了胜利,因为他诺依斯。大魔法跟不要钱一样丢出去,最后把自己折磨地精疲力竭,倒下的那一瞬间他想的是,还好……还好他把刻络给完整的收回来了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