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那一天,白泽做了个梦……

没人吃真的很害怕_(:D」∠)_
免责声明:
+ooc注意!
+cp洁癖注意!
+如引起心理不适概不负责!
+完全ojbk的话,请阅完即焚。
“白泽先生你在吗?怎么又喝醉了,请快点醒醒!”桃太郎推了推躺在床上还在傻笑的白泽。
白泽还有点晕,看什么都是重影的,只见眼前人一头浅金色的短发还有淡蓝眼眸,一张完全陌生的脸,但是又感觉很熟悉,不知道在哪里见过。
“嗯……你是谁?声音和桃太郎君一样……但是长得完全不一样……”
“白泽先生你喝糊涂了,我是桃太郎。”桃太郎耐心地与醉鬼对话。
“可是!桃太郎君长得不是像你这么楚楚可怜的模样!”白泽说完直接钻进了被窝里不理睬他了。
“唉!够了,请快点起来喝醒酒汤,现在已经中午了!”
桃太郎强硬地把被子拽掉,托着白泽下巴灌了大半碗醒酒汤才离开。等白泽完全清醒已经是傍晚了,白泽抓了抓后脑勺,总感觉睡不够,出来看到顾店的那个人,一头清爽的浅金色短发,怎么看怎么不对,他穿着桃太郎的衣服说自己是桃太郎,哪有这种事,他们朝夕相处那么长一段时间,绝对不会认错的。太奇怪了,他应该还在梦里吧?!
“哈,白泽先生你醒了吖,我已经打算关门了,请等一下饭就快好了。”桃太郎亲切地对着白泽说道,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喜悦。
白泽还在观察他,这梦怎么还不快点醒过来,桃太郎这样太奇怪了!
“白泽先生怎么了?我的脸上有什么吗?”桃太郎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白泽走近他用双手固定住他的头,“未免太奇怪了,你都没发现你的脸变了吗?还有身高也一下子拔高了许多!”
桃太郎拨开他的手,笑笑:“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?你的酒还没醒吗白泽先生?要不要再喝点醒酒汤?”说着走向了厨房。
白泽急忙拉住他的胳膊,突然使力过大以至于桃太郎被门框拌了一下,“咔噔”有什么掉到地上的声音,桃太郎捡了起来,是一副金属边框的眼镜,“是一副眼镜呢……”桃太郎奇怪道:“从哪掉下来的?”
白泽走到他身边,“不是从你口袋掉出来的吗。”
“可是白泽先生,我没有近视眼。”
白泽把眼镜接过去细看,“是平光镜。感觉好熟悉,在哪见过?”
“平光镜?我戴一下看看,说不定白泽先生会想起什么。”
桃太郎拿过去就戴上了,白泽突然觉得不对,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,戴上眼镜的桃太郎气场完全改变了,刚刚还很惹人怜爱的眼神变得邪魅勾人。
“桃太郎君?你没事吧?”白泽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,桃太郎抓住那只作乱的手,邪笑道:“噢~现在有事的会是白泽先生哦。”
不等白泽再说话,就一手固定住他双手,一手轻挑起他的下巴,微低下头就是一个绵长的吻。“看来白泽先生还是想不起什么,我们可以继续深入交流,迟早会想起来的。”
语毕便一个公主抱抱起还一脸懵的白泽步入卧室。
【后面的我怎么好意思写出来,当然是乌漆抹黑拉灯啊!!!】
第二天醒来,白泽的腰酸疼的不行,身上还多了许多掐痕,而做出这一切的人此刻睡得正香,眼镜摘掉了,睡颜显得很柔弱,可是白泽知道这些都是表面现象,只要戴上那副眼镜,他就会像打开开关一样失控,略一思考白泽决定把眼镜藏起来。
等他藏好,桃太郎已经醒过来了,他揉着酸涩的眼睛问道:“嗯?我怎么会和白泽先生睡在一起……而且,好像有点冷。”
“你没穿衣服当然会冷。”白泽回应他。
“欸!”桃太郎像是才发现一样羞红了脸,跳下床快速地找到衣服并穿上。“请原谅我白泽先生,虽然我并不知道自己昨晚做了什么。”说完又感觉有点不妥便匆忙离开了卧室。
“喂!受伤的可是我吖!真是个笨蛋,不过也笨的可爱。”
白泽感觉有点好笑,又躺下继续睡觉。

“白泽先生!白泽先生!该起床了,今天也会很忙,请快点醒醒。”桃太郎使劲地摇着白泽,想快点把他摇醒。
“哈?我睡了一天吗?”桃太郎变回了原样,此刻正晃着他,“桃太郎君,你的脸……”
“白泽先生你还在想些什么?快起来帮忙了。”
桃太郎看他醒了就出去了,留下醒来还有点迷糊的白泽。
“对了!眼镜!”
白泽打开抽屉翻找出那副被他藏起来的金属框眼镜,叹气:“原来不是梦啊……”

评论
热度(5)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