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叔叔与裙子

中秋的一颗糖,可是不甜啊!

杨与白二人在八月十三晚上出去逛街顺便买点菜和零食,从超市出来之后路过商业街,服装店最多,杨钧在一个透明橱窗前驻足,望着橱窗里的粉色洋裙,眼里盛满了喜爱,白少云以为杨钧想穿这条裙子,没成想杨钧却说:“小姐穿这裙子一定很好看!”白少云脸一下子就黑了,“没想到叔叔还是喜欢着妈妈啊!”杨钧微微笑道:“小姐一直都是很喜欢的。”
白少云看他笑却有点小脾气,“你都不在外公家工作了,怎么还叫我妈小姐。”杨钧打哈哈:“习惯,习惯嘛!”说着抬手看了一下手表,转移话题道:“都这么晚了,我们快点回去吧!”
杨钧走到白少云背后去推他,白少云只好不甘不愿地走了。
隔天白少云就把那条裙子加大码买下来了,又拿去改了一下,他昨晚在杨钧的电脑里发现了一个文件夹,这才下了一个决定。
到了八月十五的晚上,杨钧外出办了点事回来就看到客厅里漆黑一片,借着从阳台洒下的月光隐约看到一个人的背影,一个穿裙子的女人?难道他走错房了?可是他是用钥匙开的门,杨钧狐疑着开了灯,那个人还是背对着他,杨钧慢慢走近她,想问问她怎么在他家里。那人却自己转过身了,“少云!你怎么穿成这样?”只见白少云化着淡妆,戴着黑色的长卷假发,身上的裙子是前天晚上他喜欢上的那条,不得不说他穿上很好看。“好看吗?”白少云摸着他的脸问他。杨钧迷恋地说:“好看!很可爱!”
看着他呆呆的样子,白少云又问:“那,我和妈妈比,谁更好看?”
“我……暂时还分不出来……别问了,先让我拍几张照吧?”说完转身就去拿相机。
白少云哪里肯放过他,直接将人推倒在沙发上,饱含深情的双眼与他对视,声音故意压低道:“你不再仔细想想吗?嗯?”
“噢!我想起来了!今天是中秋节我买了月饼,你要吃吗?”
白少云被他故意转移话题搞得有点气,直接一个公主抱就抱到了卧室床上,边脱洋裙边道:“中秋节快乐,我现在不想吃月饼只想吃叔叔!”白少云抚摸着杨钧的腰部,接着一口咬在了杨钧的脖子上,杨钧吃痛地闷哼,白少云那股气就消了,转而愉悦道:“叔叔可比月饼甜多了~”
一夜云雨,早上起来杨钧就看到丢在地上的洋裙,皱巴巴的,怪心疼的,他没来得及拍几张照裙子就这么报废了。拿起裙子想着昨晚白少云穿着它的样子,哀伤地叹气。
白少云醒过来就看到他在叹气,“可惜吗?”
“太可惜了,要不是你昨晚不给我机会,我的相册就可以多几张照片珍藏了。”
“有什么好可惜的,以后你看上哪条裙子我都穿给你看不就行了!”白少云无所谓道。
杨钧被他三言两语哄的就乐了,戳开一个叫【欣赏】的文件夹浏览了起来,里面都是白少云的妈妈穿着各种裙子的照片,或可爱,或华丽,或活泼,或性感……白妈妈做着各种造型对着镜头幸福的笑着,看来以后会多一个文件夹,里面都会是他的爱人……

评论
热度(6)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