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正月十五(下)

发完就跑就是爽!美滋滋~

王然是在宿舍床上醒来的,他还有些头昏,看了下桌上的闹钟才知道他睡了一个下午,现在是晚上八点多,一个舍友在浴室洗澡,两个出去了,想也知道是去网吧。
除了浴室的水声四周都静悄悄的,他的肚子突然不合时宜的咕噜了声,午饭加晚饭都没吃,腹中空空。宿舍里也没什么可以填饱肚子的,王然感觉自己好点了,揣上钱包出校门去超市买包子吃。
本来一切都很顺利,可是王然忘了他最近很倒霉,丢钱、丢学生证、丢钥匙、点火被烧到头发、洗澡只有冷水、喝水还会噎到等等……他神经大条的在人行道闲晃,低头看着路面神游天外,完全没注意到远处一辆跑车以极快的速度往他这边驶过来。王然是觉得人行道是绝对安全的,可跑车就是冲过来了……
血流了一地,王然意识逐渐模糊,自己最近怎么老是动不动就昏迷呢?他是不是要去庙里拜拜去去晦气?
车主还是有些良心的,把他送去医院治疗。等他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,王妈守在床前,疫也在房间里,只不过是站在角落的阴影里。王然感觉哪里怪怪的,脚好像动不了?他不会瘫痪了吧?果然,王妈见他醒来就又哭了,双眼通红,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拉着他的手说了很多话,什么你不会有事的,什么你出院就又是健健康康的,漫无边际的说着关心他的话,可王然就是觉得他双腿废了,王妈不过是在安慰他,不想他伤心,心态崩毁……
王然打断她,安慰着:“妈,我没事!以后也会没事的!”闻言王妈哭得更厉害了,疫一直没动,只是看着病床上的王然,纠结着。王然无法,只能哄着王妈,哄了好一会王然说自己饿了,王妈才答应出去给他买点粥。
待王妈出去,疫才说话,“你以后都不能行走了。”“我知道了,没关系的,我不想我妈伤心难过……”听起来有点苦涩的话,王然却笑了。他不是会自暴自弃的人,即使知道以后都要坐轮椅,也不想他妈担心他而过得不开心。
“你还得了脑癌,不接受治疗只能活半年。”
“哈哈……我知道翼不会开玩笑,你想逗我开心吗?”
疫忍不住摸摸王然的头,“我想让你知道一些事,而且这一切都是我的错。”
“翼又没做什么,怎么会是你的错?这都是意外,癌症也一样。我们家是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治疗的,我也不想我妈因为我去借钱来给我治这不知道成功率多少的病,现在能开心一天是一天,还有好好孝顺我妈就好。”
王然对着疫笑笑,还想继续说,殊不知王妈早就站在门口看着她儿子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还痴痴的笑,吓得全身僵硬。
王妈害怕地说:“然然,你在跟谁说话?”
“翼啊!妈你们不是见过了吗?他一直在房间里。”“房里一直只有我和你,哪里来的第三个人。”
王妈感觉儿子是受挫之后精神不正常了,这孩子腿废了还得了癌,她不敢把儿子脑癌晚期的事告诉他,就怕他想不开直接崩溃自杀。王妈越想越难过,这个要强的女人在面对儿子的问题时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这几天更是哭成了个泪人,眼泪又止不住地掉下来。
王然耐心地安慰她,不停地说自己没事不用担心,谎话连篇连自己都觉得过份,欺骗自己的母亲,明明知道真相却假装不知。同时又疑惑地望着疫,他妈看不到疫,为什么?为什么疫要说都是他的错?此刻有很多问题想问疫,但只能先放着了。
下午有同学老师,舍友来看望他,他都微笑着应对,不想让悲伤弥漫在空气中搞得每个人都不开心。期间疫突然消失了,王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可他知道他很快就会回来。
到了晚上一点多,王然还是醒着,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树丫,疫果然来了,不过是从阴影中走出来的,好像他就一直在这个病房里。
“你不是想让我知道一些事吗?”疫的出现没有使他感到多意外,更多的是平静。
“是。我们接触的太多了,我告诉自己不能碰你,可还是忍不住,到头来还是害了你。”
疫顿了顿,继续说:“车祸,癌症,还有之前那些小痛小病都是因为我引起的。你可能不会相信,我就是世人所说的晦气,没有宿主就会消失,上一个宿主是那个男生……接下来你都知道了。”
“那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变成我的?”
“正月十五的晚上,我拉住了你的手,这本来是不被允许的。可是,我的机会只有那个时候了,我不想放你走。”
疫的坦白让王然有点意外,“我觉得这都是我的命,没有什么谁对谁错,我不想你因为我而觉得内疚,相对的,能遇到你并且喜欢上你就是我最大的幸运了。以前只是偷偷地看,现在你能站到我面前来,我就很满足了。”
疫拉起王然的手,低语着:“你就只想看着,不想触碰我吗?我的喜欢日渐膨胀,早已无法满足于现状,想要更多的接触、亲吻、拥抱你,但那反而会害了你,你粘上了我的晦气,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……”
突然的告白令王然很羞耻,当然他也说了喜欢,原来他们都喜欢对方吗?顿时把自己只能活半年的事都抛到了脑后,只想抱着疫温存,他也真的这么做了,殊不知会变得更加的不幸。

两个星期后王然出院了,他一直很乐观,把王妈安慰得也看开些了,这样他走得也能安心些,唯有疫,他舍不得离他太远,时常牵着他的手,坐在院子晒太阳,剩下的时间不多了,他想尽可能多得触碰他,以后走了才没有遗憾。
王然最终没有活过半年,五个月后就走了,毕竟该做的他们都做了。
王妈根本就没有看开,把儿子火化后的隔天就上吊了,一个星期后才被来串门的邻居发现。而疫,失去王然的那一刻他的心就死了,没有再找下一个宿主,那个晚上他就知道了,他不会有下一个宿主,也许消散在天地间才是最好的,不会再有人因为他而死掉……
他的爱太自私了,以至于害死了他最喜欢的人。

评论(2)
热度(11)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