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脸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我!
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什么都不会!
没朋友安静低产粮中【能力有限,只能画画普克!啵唧~】吃的cp和嚼的冰块一样冷,嘎嘣脆!

 
 

正月十五(中)

第二天起来王然发烧了,不过只是小烧,没几天就好了。这几天王然还听说那户人家的儿子突然病全好了,终于不用一直呆在家里,看着窗外的那一方天空了,王然是打从心底为他感到开心,虽然他们并不是那么熟。

“妈,我后天回学校。”王然的寒假快过完了,因为是住校生,所以要提前回学校。王妈应了声知道了便张罗王然的行李去了,打包了不少吃的,就怕孩子饿着了。看着他妈为他忙前忙后收拾的也很快,王然想插手也无能为力,就被王妈赶了出去,王然无奈就在后巷口闲晃。
路边都是枯黄的杂草,也没什么好看的,正当他转身就被不知谁家的猫抓了一下脚,他穿的可是凉拖啊!都抓破皮了,王然查看着伤口,全然没注意到有个人出现在他面前,所以当他抬头的时候又和那双眼睛对上了,但这次不一样,那双眼睛好像在笑,疫的确在笑,嘴角微弯。虽然很不想承认,王然还是觉得他笑起来好看极了。
那笑容转瞬即逝,疫又变得冷冰冰的,王然不禁有点惋惜,“我们又见面了呢!翼?”王然打起招呼来。“嗯……”说完疫就只是看着他也不再说什么,“后天我就回学校了,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王然不知道疫在哪所大学,他们之前完全就没有接触,所以这就是试探性的问问。
“一起吧。”
“哈?”猛然反应过来疫的意思是一起回去,连忙应道:“那好,到时我来找你?”“嗯……”
“就在这个巷口?”
“那……约好了。”平淡无比的语气,听不出一点情绪,王然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他,笑着伸出小拇指,“那拉勾。”王然完全不顾他这言行举止有多幼稚,反正就是做了,疫也配合他拉勾了,王然别提有多高兴了,就连那份刺骨的寒冷也给忽略了。
王然是哼着歌回家的,王妈听到那歌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儿子心情好就不骂他了,随他去吧!

到了约定的那天,王然没有让王妈跟着送他去车站,而是独自到了后巷口等着那个人,疫每次都神出鬼没地出现,又静悄悄地消失,这次也一样,王然不知道他是从哪边走过来的,好像凭空出现。
王然看着疫只提着一个小黑皮包,又看看自己的行头,背着一个,双手提着,腋下还夹着一个包,那叫一个寸步难行。疫也没多大表示,接过他手里的包就往前走,外表看起来冷冰冰的,其实内心还是蛮热情的嘛!王然怪笑着就跟了上去。
车站很挤,他们一下子就被冲散了,临下车,王然都在找疫,东张西望的扫着四周人的脸,终于在门口发现了一身黑衣的疫,没什么血色的脸看着很冷酷疏离,无神的双眼在看到王然的时候亮了一下有迅速地回复,王然微笑着靠近他,把他拉到人少的地方方便讲话。
“你刚刚都去哪了?我都看不到你。”王然有些着急的说。“可能被人挡住了,大概。”王然信以为真地说“好吧!”也没多计较就拉着疫跑,午饭吃了馄饨面,王然就决定回宿舍了,无论他怎么威逼利诱,循序渐进地问疫在哪个学校,疫都闭口不语,其他问题也只是点头摇头,绝不多说几个字,王然没办法就由着他。到分别时才看到疫眼里都写满了不舍。
“既然你不愿意说,那以后想见我就来宿舍找我吧!”王然一脸看我多好你还对我冷冰冰的望着疫的眼睛,妄想读懂他的眼神。
疫点头说好,王然挥手与他说再见。疫望着王然步步远去,终于收回视线隐入树荫,没有谁看到。
开学之后疫就经常来找王然,不过都是在一些没什么人的地方遇到的,接触久了疫的话也多了,王然却不怎么好了,时不时的生病,虽然都是发烧小感冒,可身体经不住这么折腾,最终还是生了大病,躺在床上下不来。他今天和疫约好要一起吃饭的,现在怕是不行了,疫也没有手机,不能打电话,看来他只能出去了,疫那么呆等不到他一定会一直等下去的,王然担心他。强撑着喝了杯热水,背上背包出门,舍友都去食堂吃饭了,要是有个人在宿舍他还可以让人扶他去校门口,王然的头很晕,好像下一秒就会倒下睡着。
王然扶着墙休息,可以说是举步维艰,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生病,他一直以来都很健康的,作息规律,饮食健康,但最近却一直生病……
好不容易走到校门口,疫果然在等他,疫低着头站在墙角,好像谁也看不到他一样,可王然就是能一眼就看到他,神秘又吸引他的力量。王然快步走过去拍了下他的肩膀,突然眼前一黑倒到疫身上,王然最后看到的是疫担忧的眼神……

下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撸出来【害怕】

评论
热度(6)

© 陆曲昭 | Powered by LOFTER